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惠州新闻网 > 读书教育 > > 正文

徐则臣:写作是对精神困境的突围

2019年11月13日 07:48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中国纪录片网,hellsing漫画,logogo

按照世俗的标准衡量,徐则臣的创作可谓顺风顺水,具有公信力的文学奖项纷纷垂青于他——落幕未久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礼上,徐则臣是最年轻的获奖者;《如果大雪封门》获第六届鲁迅文学短篇小说奖;长篇小说《耶路撒冷》获第五届老舍文学奖;长篇小说《王城如海》被香港《亚洲周刊》评为“2017年度十大中文小说”。

荣誉环绕,徐则臣毫无功成名就的自矜。他说,写作更像是一个人的孤独拼搏,是对精神困境的奋力突围,文学奖如同旷野里温暖的火光,但不可长久地沉醉于安逸的抚慰中,要迅速整理行装,操起思考的戈矛,奔赴意义的战场。

触碰百年的浩荡

凭借《北上》获得茅盾文学奖后,徐则臣陷入了媒体的包围圈,在录音笔和镜头的簇拥中,一个问题屡被提起:“这部小说写了多长时间?”

两个答案在徐则臣的脑海里盘桓:一个是“四年”,以他列出《北上》大纲的2014年到画上最后一个标点的2018年为界;一个是“二十年”,以他第一篇出现运河的作品作为起始。

如果为徐则臣标注文学原乡,运河将当仁不让地领受这一称号:他原籍江苏东海,从小就在水边构筑着童年的游乐场。初中住校,每当冬日的寒气冻住宿舍的水管时,他就会和同学们端着水杯、脸盆,到门口的石安运河边上洗漱。那条河是江苏最大的一条人工运河。

徐则臣本科就读于淮阴师范学院,班上的老师后来参与了京杭大运河淮安段的申遗,梳理过大量资料。这些资料给徐则臣提供了不少营养,阅读之后他又实地探访,多次在运河两岸往来穿行。

淮安因运河兴,被称作“运河之都”,对淮安段的深入,为徐则臣搭上了一缕绵长的运河缘。

兴趣和经历驱使,凡涉及运河的影像、文字、研究乃至道听途说,徐则臣都会认真收集、揣摩,开始文学创作后,运河成了小说中常驻的风景。

2014年初,十月文艺出版社的总编辑韩敬群和另一位朋友与徐则臣相聚,聊起未来的写作计划时,他们提了建议:“不少读者夸《耶路撒冷》里运河的部分很精彩,要不彻底地写一次它,把运河拉到前台?”那一瞬间,他被点醒了,眼前浮现了一条完整的京杭大运河的轮廓。“多年里写的都是运河的局部。不知不觉间,这些局部自然连缀成整体,对运河,我突然终于有了整体感。”当天,徐则臣在日记里,拉出了《北上》的第一个结构框架。

手指在键盘上敲击正文时,原本顺畅的思路停滞了。徐则臣发现,他虽然走过运河的不少河段,但都属于蜻蜓点水的无心之举,难以填充丰饶的细节。

徐则臣关上电脑,带着纸笔和想象力出发,立志将京杭大运河的1797公里丈量一遍。连续四年,徐则臣利用出差和还乡的机会,进行了详尽的田野调查,运河流经的浙江、江苏、山东、河北四省和天津、北京两市,都曾做过旅途的终点。“只消往现场一站,哪怕10分钟,都比之前苦读10天的资料管用,豁然开朗。”

旷日持久的南下搭建了牢靠的基座,作家的格局注入了雄浑的气韵,《北上》盘结出历史与当下两条线:1901年,意大利冒险家小波罗为了寻找失踪的弟弟马福德,沿着京杭大运河沿途走访,翻译谢平遥陪同,挑夫邵氏、船老大夏氏、义和拳民孙氏兄弟先后加入队伍,他们抵达运河最北端的通州时,小波罗受伤离世,同年,清政府废止漕运,运河自此衰落。一百多年后的2014年,中国各界围绕运河展开大讨论,谢、邵、孙的后人意外重聚,拼接出叙事的浩瀚长卷……

2014年6月22日,大运河入选世界遗产名录。在徐则臣看来,大运河该被“唤醒”了,让它再次焕发活力和青春。一者,把古邗沟算在内,大运河两千五百年里对中国人进行过哪些滋养?如何作用于政治的、军事的、经济的、水利的、生态的、文化的,乃至中国人的思维方式?再者,要摆脱认识的偏移,运河一部分已为陈迹,沿河各地热衷于发掘运河的文化价值,但粗糙雷同的仿古设施和一些平庸琐碎的热闹,其实是对运河文化的庸俗化、肤浅化理解和不尊重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huiling888.com/dushujiaoyu/16799.html

本文标签:运河 耶路撒冷 青云 童话 平阳

下一篇:[网连中国]健身房,为何走不出你的“套路”?

上一篇:重庆非遗冲击国家非遗③

热门排行